第RB08版:丰州滩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下一篇4 2019年4月3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塞外文苑
清明序曲
■ 杨鹏杰

初春三月,驱车行驶在由武川返回市区的省道上。车窗外,紧邻着路边的是一道道蜿蜒起伏的山坳,从高低错落的沟壑间时不时地泛起一抹浅浅点点的绿晕映入眼帘,给灰蒙蒙的山坡荡起了层层随车而动、随云流走的薄烟青雾。

不由得摇下车窗,顿时一阵暖风扑面而来。轻嗅间,夹杂着大青山之粗犷山气和哈达门高原牧场之淡淡树香的况味,如丝如缕地沁身浸肺、融入心扉。伴随着音响里袅袅飘出的一首《天边》,那空灵悠扬的旋律和着布仁巴雅尔那深沉幽远的嗓音,已然让差旅的疲惫、业务的繁累一扫而光。好久没有这般地让整个人儿在自然的呼吸瞬间,静静地为一方北国山水的神韵、家乡天地的独有味道而沉醉了。

看那偶尔闪现眼前的山羊,三五成群,不是在路边的阳坡地晒着暖暖,就是在半枯半绿的草窠里低头觅食,全然不睬过往车流的轰鸣,倒是几只黑白相间的小羊羔,每每有汽车驶过,便一蹦一跳、更加起劲的往草坡上撒起欢儿来。我想,他们一定是知道了清明时节一草一木正在萌动复苏的脚步越来越近,才会有如此的慵散与惬意吧。

此刻才想起,清明时节之于北方,虽说没有万物葱茏、花田竞放,也已在土默川大地上时时处处透出一份姗姗来迟的青青绿意。人们都说,清明是踏青、赏花、祭祀的日子,但于今天,或许更应该、更愿意去到青山郊野、去到黑水河边,以一路从沉重到轻盈的步伐,去踏出继承父辈的刚直不阿,去追逐恒信与初心至爱的方向。那是一种擎天立地的博大予你的一袭情殇刻骨消融,那是一种穿越天际的豁达许你的一份希翼渐露锋芒。

曾记得,一次次漫步在扎达盖河边的柳堤长廊,一回回寻觅着乌素图的杏花芬芳,用清明的主题叙写着芳华的阵痛孕育,用岁月的注脚诠释着每一次蜕变成长。也许就是为了能够行走在芳草碧连天的山野小路上,听那小草的附耳低语,看那野花的抿嘴含笑,哪怕是一段往日冬雪蕴藏的杏枝余韵,不论花开花谢,在这样一个洁净而清源的日子,都将化作一首向歌春天的婉约和雅致,都会凝成一段咏词安康的祈愿与怀乡。

清明时节,有多少缅怀哀思就有多少希望永驻,有几多青春履迹就有几多乾坤朗朗。清明之际,何不以四十不惑的帆橹摇回魂牵梦萦的家乡,携一篮清明之蝶舞,在落日余晖中将每一段人生过往放飞在清澈如水的穹苍。力挽青山执笔、饱蘸黑河为墨,挥毫一幅清莲山水的成熟和丰硕,定格成一阙亘古于今的清明乐章。

下一篇4
呼和浩特日报社版权严正声明:
凡呼和浩特日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呼和浩特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由本报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呼和浩特日报”,违者本报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呼和浩特日报社
版权联系电话:6564069 656406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