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RB08版:丰州滩 上一版3
  
  版面导航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4月3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人生能得几清明

■ 殷耀

清明时节,窗前的几株杏树终于吐出了高粱米大的花蕾,草坪上也渗出了入眼的新绿,像呼和浩特这样的寒冷之地,春天才刚刚开始。

是的,这是一个万物复苏、万象更新的季节,一个生机勃发、生意盎然的季节。乳燕在屋檐归来筑巢,鱼儿在河里游弋嬉戏,草木在此时抽条发芽。枝头上“杨柳微风百媚生”,田野里“暖风迟日醉梨花”……在这个季节里,人们可以尽情地追逐自然、留连美景、踏青游玩。佳节清明桃李笑,这两天,在微信朋友圈里,南国的朋友早已晒罢了繁花锦绣,而我身边的北方朋友才开始晒出迟来的春天。

春和景明的清明节,也是扫墓祭祀的节日,因此多了庄重和肃穆的气氛。古人在这欣欣向荣的季节里选择礼敬祖先、表达孝道的节日,选定万物生长、阳气清明的日子来慎终追远祭祀先人,是大有深意的。“人世有代谢,往来成古今”,人生本来就是向死而生的一次旅程,祖先和父辈赋予了我们生命,再用爱来浇灌新的生命成长壮大走向成熟,才有了人世间的生生不息,“人生代代无穷已”的轮回是因爱的接力而传递绵延的。因此,越是在生机勃发的季节,越应该感念先人们的恩情:这尘世上的繁华,这人世间的温度,都是他们赋予的,一代又一代传递升华。生不忘死,乐不忘忧,在这惠风和畅的清明节里,在扫墓祭奠先人的节俗中体味生命真谛。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常常看到有人诟病“中国式父母”,但我觉得正是有了中国式的父母,才有了流传数千年的中国的孝道文化,才有那么多父母恩情值得我们怀念,才有了这意蕴深厚流传千年的清明节。从网络上我们经常能看到为了儿女可以牺牲一切的父母,也能看到“割肝救母”的孝顺儿女。即使八九十岁高龄的老人,仍然在儿孙辈的要祭拜,喊一声滚烫的爹娘……这是中华文化传统最温情脉脉的部位,也是春寒料峭的清明节让人倍感温暖的地方,中华文化和习俗传统因此而生机绵延、生气旺盛,节俗文化所蕴含的优良传统和人文价值历久弥新。

在中国传统的诗歌里,一直有两个清明节:春日郊游和祭祖扫墓。你看,“雨足郊原草木柔”的大地上万卉争妍、千花竞秀,这个时候春游的人们“秀野踏青来不定”,弄柳好风低作舞,春草青青万里余。这个时节温暖的南方已是“榆钱零落麦开芒”的季节,而在寒冷的北方还是“二月垂杨未挂丝”,但人们已经感受到了春天的温暖。在这个时节往往多雨多阴,“节近清明长是阴”,人们不得不借酒温暖一下,所以杜牧那首《清明》诗走红千古。古代的清明也讲究寒食禁火,人们往往要向勤奋的读书人借火,宋王禹偁《清明》也是名篇:“无花无酒过清明,兴味萧然似野僧。昨日邻家乞新火,晓窗分与读书灯。”

清明节祭祖扫墓的内容,唐人诗歌里不多见。但至少到了中晚唐,扫墓祭祖的节俗开始形成,白居易就写过“风光烟火清明日,歌哭悲欢城市间”的诗句。宋元以后的清明祭奠的诗歌开始增多,但诗人们大多是看到荒冢累累后,生发人生短暂及时行乐的思绪。比如宋代真山民的《清明》诗云“清明今日是,原上一经过。新葬冢无数,未来人更多。此生曾悟否,不乐复如何。莫待浇坟土,樽前且醉歌。”再如宋高翥《清明》:“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诗歌的思想性很有限。

宋代胡时中《清明行》:“忆昔父母康健时,清明携我上丘垅。如今清明我独来,却将小儿拜先冢。凝情东风泪满衣,江山虽是昔人非。儿儿问我悲何事,此意他年汝自知。”这首诗写出了一代又一代人祭扫先人的习俗传统,诗意有些悲凉。从诗歌里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当时携儿孙们上坟祭祖已经成为传统,而且代代相沿,这种节俗一直流传至今。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在我看来,清明祭哀思不应有太多物是人非的悲凉,而应该重温先人们生前温暖的生活片断和感念他们对儿女们的爱,并且把这种爱一直传递下去。“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勉强不得。白居易诗云“耳里频闻故人死,眼前唯觉少年多”,是啊,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缺过少年,一代又一代人演绎着悲欢离合,人歌人哭清明日,花落花开昨夜风。

今年母亲已去世十七年,父亲已去世近三年,就在这三年里村里他们那茬人又走了不少。村里的老人们也像庄稼一样,走了一茬又一茬。母亲在世时就和我念叨过:“人人都怕死,可没有死那有生,世界上哪能容下那么多人。人老了就像熟透的瓜,迟早会有离蔓的一天;刚出生的孩子就像破土的嫩芽儿,迟早会长出枝叶来,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我想,在感念先人的祭祀中学会感恩亲人、感恩这个世界便是好的。

人生赢得几清明,人生能得几清明?在思念前人的同时,一个人一定要想着把美好的言行留下,把爱和正能量更多地留给这个世界,把无尽的思念给后人留下:心术要无愧于天地,言行留好样于儿孙,赢得生前身后名。

3上一篇  下一篇4
呼和浩特日报社版权严正声明:
凡呼和浩特日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呼和浩特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由本报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呼和浩特日报”,违者本报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呼和浩特日报社
版权联系电话:6564069 6564065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