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WB14版:纪事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2018年1月3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自远古走来——白道岭

●赵增礼

呼和浩特市西北望,在巍峨横亘、层峦叠嶂的大青山南坡有一道灰白色的通向山顶的道路,它久负盛名,它就是蕴育了很多著名故事的人文历史古迹——白道。自远古以来,它是扼控着中原与北方草原的咽喉要道。最早的文献记载于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的《水经注》:“芒干水(今大黑河)又西南,经白道南谷口,有城在右,背山面泽,谓之白道城。自城北出有高陂(指山坡)谓之白道岭。”宋人乐史的《太平寰宇记》:“白道川当原阳镇北(今呼市南郊)欲至山上,当路有千余步,地土白如石灰色,遥去百里即见之,即是阴山路也(唐朝时白道岭叫阴山路、青坡路)。”现今所见,专家考证,白道即白道岭,南始于大青山南乌素图沟口的山坡,上山坡翻越大青山顶的蜈蚣坝进入武川县境。 回望白道岭的沧桑历史,证明了它是中原汉族和北方草原游牧族群的发祥地之一,是中原农耕文明与北方游牧草原文明争斗、融合、沿革的历史见证,也是近代北方草原丝绸之路、茶叶之路集结地和出发点,还是我国与俄蒙,亚洲西部及欧洲文化经济往来的重要通道。

大青山阴山之一段成于地质中生代,距今已百万年之久。其东西长约120公里,南北宽约40公里,群峰林立,山谷隘口交错如麻。主沟22条,支沟难数,其中最负盛名的是蜈蚣坝,因其上有白道岭。考古考证,约一万年前,白道岭南北就有人类先民使用的旧石器及其制造场。公元前四五千年的新石器时代出现了磨制石器及陶瓷。当进入群雄割据的战国时代,赵国的赵武灵王(公元前340年—公元前295年)异军突起,为抵御秦及北方游牧部落“林胡”“楼烦”的不断侵扰,大兴改革之风,推出了为后人称道的“胡服骑射”的方针。穿胡服习弓马,于公元前302年设立了云中郡(今托县古城附近),并在云中郡的原阳(今呼市南郊)建立了操练骑兵的基地。从而使赵国军队的机动战斗力大大提高,还在白道岭沿途的蜈蚣坝东西方向山脊修筑了举世闻名的赵长城及峰燧(遗址尚在)。战国后期,秦王嬴政东征西讨横扫六合,“六王毕,四海一”。公元前221年,为加强中央集权,以咸阳为中心多筑交通干线——“直道”(当年的高速战备公路)向北直通到阴山下。遂派大将蒙恬统兵30万,跨白道、过阴山、北逐匈奴。又西起临洮,东至山海关修筑了万里长城(遗址尚存武川)。秦暴政而亡,被汉取代。到汉武帝时国力强盛,但匈奴仍越过白道岭侵犯中原。汉分别派卫青、霍去病、李广、赵破奴等大将军多次率军数万越过白道岭大败匈奴,此后北匈奴退至漠北不再敢侵犯中原。南匈奴降服归汉。汉在秦长城的基础上又修了汉长城(遗址尚存)。东汉后三国两晋时,鲜卑族从大兴安岭兴起,后来西移定居在大青山下,建立了北魏王朝的拓跋氏,以武川世代为家(北魏皇帝行宫遗址尚在)。

白道岭所以成为历史兵家必争之地,除了它是南北交通的咽喉要道,在北方荒漠草原常年严重缺水的生态环境下,水源的争夺也是个中原因。《水经注》特别提及“白道中溪水……沿途惟土丘出水,挹之不穷。”据考证“白道中溪水”是由武川发源的多条河顺势沿沟谷南下汇入了呼和浩特北郊白道始发点乌素图河中。乌素图是蒙古语,意为“有水的地方”。当年乌素图的河水及附近的泉水水量充沛,水质醇厚甘美,为历代兵家屯兵、建营、筑城、设镇、运兵及商旅过往提供了充沛的优质水源。1958年在此修建了“乌素图水库”,挖掘出了不少的汉瓦和钱币,说明白道城确曾存在过。

从北魏到隋唐时期,白道岭南北地区一度成为中国“关陇军事贵族集团”几个领袖人物的发迹之地,他们创立四个王朝:西魏、北周、隋、唐、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独一的奇迹。南北朝时、北周的皇帝宇文氏家族五代六位皇帝皆生于武川,隋开国皇帝杨坚籍贯武川;唐开国始祖李渊四世祖李熙是前朝领兵,家住武川;再加北齐神武帝高欢其父辈一代住在白道川,更增加白道出领袖的历史地位。清代著名史学家赵翼在其《二十二答记》中:“周隋唐三代之祖皆生于武川…其附从之功臣亦易生于此,区区一偏僻弹丸之地出了三代皇帝。周幅员尚小,隋唐大一统者三百余年,岂非王气所聚硕大繁滋也哉。”白道北口咽喉之地,重兵把守,乃战将云集竟风流,铁马金戈出将帅之地。这三个家族作为这个集团核心成员,龙虎际会于武川,三四代结盟联姻共“生出”十个“皇帝”。更让人吃惊的是三朝的皇后竟然是武川豪门独孤信的三个女儿,史称“独孤三姊妹”。属于武川系的皇后还有三位。三朝十帝六后皆生于武川,成为当仁不让的“中华龙凤之乡”。三朝领袖宇文氏、杨氏、李氏集团从武川起步跨越白道岭南下入主中原达三百多年,演绎了中华辉煌灿烂历史之一章。隋末,北方突厥势力强大起来,到唐时,突厥的颉利可汗、突利可汗大举进攻中原。唐贞观四年(公元630年)唐王朝派大将李靖率兵十万进行了猛烈反击,在白道口大败突厥兵,直追至铁山(白云鄂博西北)一举歼灭突厥政权。唐著名边塞诗人王昌龄跃马登上白道岭,凭眺战马嘶鸣、干戈搏击的古战场感慨万千:“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出塞》)”现代历史学家翦伯赞在《内蒙访古》中:“千夫旌旗拥城隘,万里峰燧绝胡尘”。

侵扰征讨与融合往往同时进行着。有多次多部北方部落族群归降了中原,落户于白道之南,融合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如降隋的沙钵略可汗、染干可汗一族。厮杀与融合带来了草原文化与农耕文化的交融,南北文化的荟萃,汇聚成中华民族恒久灿烂的文化和历史。

细数在白道岭跨越的大青山南北部不算长的地域内,竟分布着从战国到金元以来的二十多座故城遗址,还有五个朝代的七座长城,蜿蜒守望着这片美丽的土地和勤劳的人们。这个时期,围绕着阴山、白道曾蕴育了难以计数的美好又脍炙人口的传说和故事。秦大将蒙恬在塞外苦寒奋斗十多年,抗匈奴、修长城、收留落难的公子扶苏,竟遭陷害二人被杀。民间传说二人的躯体化作二座山峰,蒙山(将军峰)和伟人峰,屹立在白道岭北的大青山群峰中。家喻户晓的巾帼英雄花木兰,从军戍边就在武川。“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黄河北边的“云中城”(今托县)一直是古代重要的交通枢纽。木兰入伍部队首先过黄河在云中集结,第二天从云中出发到前线黑山。大青山古称黑山、天山。《绥乘》:北人黑青通用。今日武川境内群山中有黑山主峰,还有三个村庄分别叫东、西及小黑山村。广为流传耳熟能详的《敕勒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唱出了北朝时期阴山南北水草丰美,牛羊遍地的自然风光。《敕勒歌》是由白道岭守将斛律金用鲜卑语唱的,后来翻译成了汉语载入史册、流传至今。征战后必定有相对的和平稳定期。尤其在唐平定突厥设立了云中都护府(今托县境内)统辖漠南各游牧民族后,金戈铁马的白道,再现了东西方商贸文化交流活动的商队和旅人。著名的意大利人马可·波罗随父叔经西部丝绸之路,越西亚、波斯,过西域、河西走廊,经丰州(呼市)于公元1275年到达上都(北京)谒见了元世祖忽必烈,并留住了17年。他的《马可·波罗游记》向欧洲介绍了东方和富饶的中国,影响了欧洲对东方的认知。甚至促成了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壮举。近几十年,内蒙古考古人员陆续在坝口子村,土左旗水磨沟口,武川乌兰不浪等处发现了波斯萨珊时期的银币,和罗马拜占庭时期的金币。公元1572年明朝属之土默特部阿拉坦汗在土默特平原上建筑了归化城,随后建筑了大召等众多召庙及清真大寺。公元1736年乾隆年间为戍边又建筑了绥远城,都是建在白道川。蒙古部噶尔丹壮大后,大举侵扰大清。康熙从1690年起三率大军越白道过阴山进行征讨。战事激烈艰苦留下了不少关于康熙帝的传说。一次康熙帝在武川单枪匹马被叛军追赶数日无食,偶得农妇糠麸制作的“糠卜卜”,帝食之,美如“到口酥”,回宫廷御厨再难复制其美味。大败噶尔丹后班师过白道岭,途经归化城北在大军曾走过的扎达盖河上,民众募资修建了庆祝凯旋的“庆凯桥”(牛桥)。马队路过大召寺前,马踏出泉,水质清冽甘甜,民众围而筑井,曰“御泉井”(今之玉泉井)。甘美醇浓的御泉水带动促进了周围商贸文化的大发展。

随着戍边运兵后勤保障的需要,孕育促进了商贸运营的发展,进而促进了“草原丝绸之路”“茶叶之路”的形成。贸易的发展将南方的丝绸茶叶等通过水旱两路集结到了归化城,促进了归化城旅蒙商的形成。乾隆咸丰年间又开禁了放垦牧场地。晋、陕、冀的汉人渐次进入本地区,俗称“走西口”。众所熟知的如大盛魁等商号先后创立起来。以大盛魁为例,最鼎盛时期属下员工驼工七八千人,骆驼两万多峰。绵绵长长的驼队伴随深沉的驼铃跋涉在漫漫的荒漠、草原和山谷,运送着丝绸、茶叶、土特产,赶回来的是牛羊运回来皮毛,商贸大发展,当年归化城大小商号拥有的骆驼多达16万峰之多。为使商贸活动平安畅通,雍正八年特意在白道岭蜈蚣坝顶修建了关帝庙,以护佑来往商队行人的安全。因道路艰险难行,民国15年(公元1926年)绥远特别行政区警务处长吉鸿昌主持了对白道岭的改道修筑工程,路况大大改善,委托人长期维护,亲自题写“化险为夷”四个大字镌刻在路旁的山崖之傍。日寇侵略绥远后,也把白道作为战略要冲。受党中央的委派,八路军358旅在旅政委李井泉参谋长姚喆的率领下,成立了大青山支队,挺进大青山,以主动出击日伪的实际行动开辟了大青山抗日根据地并在蜈蚣坝上伏击了日寇,鼓舞了广大民众的抗日斗志。

呼市至武川的公路经多次翻修改建,现已成为现代化的高等级公路。“白道中溪水”的乌素图河已在1958年被拦截在乌素图水库中,水库坝高16.5米,坝长530米,总容量297万立方米,控制流域面积170平方公里,灌溉面积0.67万亩,集防洪灌溉旅游等一体的综合水库。

根据呼市政府要把大青山沿山一带建成呼市城市的后花园的远景规划,经多年努力,每到春夏乌素图沟两岸繁花似锦。西乌素图恢复了庄严肃穆的佛教圣地的景象。东乌素图及水库区,使旧归绥市八景的“杏坞番红”美上加美,真正成为人们旅游休闲度假的好去处。“遥去百里即见之”的古白道阴山路,早已卸去了连接蜈蚣坝的历史重任(呼武公路早已改从坝口子入山过蜈蚣坝通武川)经修缮成为直通山顶井尔梁的旅游线路。白道秉持着沧苍和历练,依旧守望在大青山上,俯视着呼市地区现代化建设并为呼市市区、武川县生活的各族人民和过往的客人祈福,祝祖国平安、繁荣、昌盛!

呼和浩特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关闭